媽媽走了,在武漢隔離病房去世…

  • A+
所属分类:NEWS

媽媽走了,在武漢隔離病房去世…


媽媽走了,在武漢隔離病房去世…

口述:倩倩 作者:李遠穆 採訪:李遠穆 傑克妮 編輯:馬可 實習:文昌

聯繫上倩倩是臘月二十九。當天上午10點,武漢因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封了城。她很焦急,她母親和父親被隔離在不同的醫院,母親嚴重,父親輕微。哥哥做了CT,顯示有感染,但醫院不接收,自己在一個酒店房間隔離。她擔心虛弱的媽媽在病房裏缺少照料。

除夕夜裏,我們又聊了一次,她的情緒明朗了些。早些時候媽媽告訴她,在隔離病房裏找到了護工。她奔波一天,幫爸爸買到了免疫球蛋白。她一路飛馳,從買藥的漢口奔回了家。那天夜裏12點,武漢要鎖江。

大年初一中午,她發來微信,告知了媽媽去世的消息。她哭着喊“我沒有媽媽了,我沒有媽媽了,我該怎麼辦”。

江城冬日陰冷,時常飄雨。農曆新年第一天,倩倩四處奔波,送別母親。疫情給了這個家庭突然的重擊。最內疚的是她父親。因爲擔心妻子肺部的小結節,1月中旬,他讓她動了個手術。隨後她在醫院感染新型冠狀病毒。

短短几個日夜,疫情陡然嚴峻,喧鬧的武漢逐漸停轉。截至1月28日的官方統計數據顯示,湖北已有100個人感染去世。

以下是倩倩的口述。

一、

媽媽走了。一切都太不真實了。

大年初一早上,爸爸打電話讓我給他送藥。我拿了10瓶免疫球蛋白出門,想分別給爸媽送一些。

我把藥放在隔離樓大廳的一個地方,走遠。爸爸來取走了藥,臨走時,喊了一句“媽媽可能不行了”。我很震驚。後來他發短信來,說十幾分鍾前醫院打來電話,告知媽媽器官衰竭了,正在搶救。我很着急,想聯繫媽媽的護士,但一直聯繫不上。

我又給爸爸發短信,安慰他“哪裏衰竭,不會的,肯定可以搶救回來。媽媽那麼堅強,我們要相信她”。

他回覆:“不會了,現在搶救只是走形式”。

媽媽走了,在武漢隔離病房去世…

1月17日,媽媽做完肺部手術,我給她買了花,媽媽很高興。

我向爸爸要了告訴他消息的電話號碼,打過去,對方一直暗示,媽媽要不行了。我只能哭着求他,“我什麼都可以不要,多少錢都不在乎,求你用最好的藥、最好的設備救救媽媽,我不能沒有媽媽啊”。

沒幾分鐘,電話又響了。醫生很鄭重地介紹了身份。我就知道,完了。醫生說已經通知了殯儀館,一會就要把媽媽的遺體拉走。我求醫生等等我,我馬上就到。他答應了,但讓我不能靠近媽媽。

第一次跟醫院打電話後,我給哥哥打了個電話,故作輕鬆,像往常一樣打聽他的進展。哥哥早上5點就去醫院排隊做檢查,這是第三天去了。哥哥說得要兩點半才能看得上醫生。我忍住沒跟他說搶救的事。哥哥最愛媽媽了。

接了醫院的第二通電話後,我哭了幾分鐘,又想了幾分鐘,覺得這件事哥哥應該知道。何況我自己也懵了,不知道怎麼處理,我怕自己扛不住。

我打給哥哥,問他,“你要不要來媽媽這邊”。他問怎麼了,排了一上午隊,他怕現在走就白排了。

我一個字一個字告訴他,“哥哥你要冷靜,絕對不能衝動。我們沒媽媽了。”哥哥被嚇到了,他不相信。我不說話了。我張不了嘴,一開口我就會哭。一瞬間,哥哥崩潰了,哭得很慘。他從沒哭成這樣過。我也想哭,但哥哥已經這樣了,我就不敢哭了。我一直安撫他。

我們想去看媽媽最後一眼。一路上,嫂子和爸爸一直給我打電話,讓我們不要去,太危險了。但我們不能不去。

媽媽走了,在武漢隔離病房去世…

右邊這棟矮樓是媽媽被隔離的地方,我每天往返一個小時給她送藥。

我先到了醫院,手腳發着抖。過了會兒,哥哥也到了。他只戴了口罩,踉踉蹌蹌衝去病房,我抓都抓不住。媽媽還有體溫。哥哥趴在媽媽胸口抽噎,大喊“還有心跳,醫生,還有心跳啊”。醫生過來看了下監視器,上面是兩個0。病房裏還有三個阿姨,她們都在抹眼淚。媽媽的桌子上擺着這麼多天來我們送來的飯,好像一動都沒動過。

哥哥哭得喘不過氣。那是感染科病房,我擔心他的安全,只能使勁拉他出去。

醫生不願意跟我們多說什麼。他給了我們一張死亡證明,上面寫着直接死亡原因是“呼吸衰竭”,因“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引起。他說有問題回頭再來找醫院,現在要先把人送去殯儀館。

我們只能走了,在樓下一個空曠的停車場等着。天開始下雨。半小時後,有人推着一個遺體袋出來。確認是媽媽後,我們跟着來到了太平間。我和哥哥一直在門口跪着磕頭。那個地方沒消過毒,我擔心哥哥,只能又拉着他走了。

殯儀館隨後打來電話。我哀求他們,一定要等我們。我們一路加速,二十分鐘就趕到了。他們遞過來一份遺體處理承諾書,上面寫着“逝者疑似或患重症肺炎死亡”。

殯儀館的人不允許我們再進去,讓我們簽了字就直接走。他也在抱怨,說那裏已經都是人了,情況比我們想的嚴重很多。

幾輛車停在那。我們確認了運媽媽的車,跪下,向着車子磕頭。旁邊還有三四個男人,也跪着哭。

車子開走了,我一直追在後面跑。它越開越快,我實在追不上,停了下來,站在那兒,氣喘呼呼。天很冷,我感覺很無助,很絕望。

哥哥哭得收不住。我平復了心情,特別冷靜地跟他說,走,我們現在要趕緊把爸爸的藥送過去。我一直在和他說,我們剩下的人一定要活得更好,不能再失去任何一個人了。

二、

一月中旬,爸爸擔心媽媽的身體,把她叫回來動了手術。媽媽之前在外地陪外婆。沒想到術後感染了病毒,但醫院沒對她做什麼特殊護理。我們很着急。

去找爸爸的半個小時車程裏,我一直和哥哥說,你可以在我這哭,但不能對爸爸和嫂子哭。你也不能鑽牛角尖,你說自責的話,爸爸會更自責。我們所有人都沒錯,我們都是爲了媽媽的身體才讓她做手術的。新聞之前沒報,我們完全不知道這個傳染會這麼嚴重。

爸爸下來了,離我們遠遠的,不說話。我猜他一開口就會哭,會崩潰。哥哥一直喊,爸爸你把口罩摘下我看看。爸爸沒搭理。

我們把東西放在桌子上,走遠了,爸爸纔來拿東西,拿了就走。媽媽確診後,他一直不讓我靠近他。我們倆見面,要隔開20米。我走近一步,他就退後一步。他會很兇地喊我走。如果我不走,他就着急,急起來他會吼,讓我趕緊滾。我一直很黏爸爸,他以前從不這麼對我。

爸爸媽媽很相愛,我常常吃醋。17號做完手術後,媽媽每天都很痛苦,日日夜夜睡不好覺。除了做檢查拿報告,爸爸和媽媽寸步不離。白天爸爸幫媽媽喂水餵飯梳洗收拾,夜裏又整夜安撫因爲疼痛無法入睡的媽媽。媽媽每天要打很多小袋子的吊瓶,爸爸不敢睡,一直盯着藥水,第一時間就喊護士來換藥。

1月21日,我和哥哥開了很久的車去看外婆,剛到不久,就接到電話,說媽媽疑似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我們很吃驚,媽媽的醫院不在漢口,我們一家也沒去過華南海鮮市場。

我們又趕緊開了兩百公里車,回了武漢。但爸爸很強硬,不讓我們去找他們。那天下午,他們就從住院部三人間轉移到了一個單人間。22號確診了,中午,醫生說要轉到金銀潭醫院。但過了三個小時,我再找他,他就說轉不了了,金銀潭那邊滿了。我當時就特別慌。醫生安慰我,說這家醫院也會有全國的專家來支援。

我還是很着急,很想去找他們。當時有一種心情,想一定要看到爸爸媽媽,確定他們在那裏。因爲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們就一天不在,事情怎麼就成了現在這樣。想到隔離就看不到媽媽了,我很害怕,怕會不會以後再也看不見了。

媽媽走了,在武漢隔離病房去世…

媽媽的病牀

我求護士,能不能讓我走近一點,隔着玻璃看一眼。護士挺好心,她一直提醒我不能進去,不能待久了,要做好防護。我隔着玻璃門看到了我爸,他當時就很生氣,用手勢比劃,讓我趕緊走。媽媽的牀靠牆,我看不清她。護士把她扶起來,她特別虛弱地跟我招了招手。

我一直哭,爸爸一直趕我。我只能走了,哭着囑咐他們好好的,好好吃東西,好好看病。

後來我們才知道,爸爸當時沒有確診,他是自己主動要去陪護媽媽的。這段時間,我們每天都面臨很殘忍的選擇。如果爸爸當時沒有被感染,讓不讓爸爸去照顧媽媽?這怎麼選。媽媽剛做完手術,爸爸不去照顧,她可能就沒有辦法上廁所,沒辦法吃飯。媽媽被隔離後,這家醫院規定不能收外賣了,也不提供伙食。讓哥哥送飯他會有感染的風險,不送,媽媽又會餓肚子,送還是不送?

媽媽走了,在武漢隔離病房去世…

1月20日,我們給爸媽送去飯菜和一桶雞湯。哥哥帶着年度優秀的獎盃,媽媽旁邊兩個牀的婆婆都說羨慕我們一家子。

我們沒時間想這些。我們只能給哥哥最大限度的防護。他去送飯時會穿上一次性雨衣,戴上口罩、鞋套和醫用橡膠手套,再拿膠帶把身上有縫隙的地方全部都封牢了。

媽媽走了,在武漢隔離病房去世…

在媽媽的病房,爸爸就是在這張椅子上坐着過夜的。

媽媽的病房有四個病人,爸爸沒地方睡,就讓我們買了那種和便桶一體的凳子,他在上面坐一夜。22號晚上,爸爸也做了檢測。

但隔天上午,感染科病房就不讓爸爸陪護了。爸爸取了檢測結果,在醫院大樓裏坐着,不想離開媽媽。我說那我去醫院正對面開一個房間。那裏從窗子可以直接看到媽媽隔離的樓,直線距離兩三百米。我去找酒店,他們說不對外營業了。

媽媽走了,在武漢隔離病房去世…

23日晚上,我和爸爸坐在兩輛車裏打電話。我隔着車窗拍下了另一輛車裏的他。

爸爸看了檢驗報告,說結果是陰性。我想開車接他回家休息。他不願意坐我的車,怕身上有病毒。我們倆只能一前一後開車。半路上,他給我發信息,說他眼花看錯了,結果是陽性。

他非常難過,更加不敢跟我同住了。他一直問我,怎麼辦啊,該去哪兒啊。我也慌神了,也不知道我們應該去哪兒。

我先把那天早上在藥店買到的一瓶500毫升的酒精拿給他。我還買了一瓶噴霧式花露水,爸爸把花露水倒掉,灌進酒精,就能當噴壺用了。但我只買到了一瓶,爸爸堅持要把酒精分我一些。我們的車停在一個黑了燈的巷子裏,一左一右。我走過去,他把窗子搖下來,不說話,使眼神,暗示我把手伸出來。我猜出他的意思,把橡膠手套脫了。他對着我的兩隻手噴酒精,遞給我剩的酒精瓶子。瓶身整個都噴過了,遞給我後,他又把上面他捏過的地方又噴了一遍酒精。他使眼神讓我趕緊走。

回到車裏,我們繼續用電話交流,又商量了好一會兒怎麼辦,去哪裏,就這樣過了半個多小時。我後來和朋友說,我們隔着這麼近,卻只能分坐在兩個車子裏,不知道該往何處去,真的非常心酸。

爸爸最終決定去醫院。他連夜到另一個醫院排隊,排到凌晨,做了檢查。第二天早上他給媽媽送了早餐後,又去那個醫院排隊住院了。

三、

爸爸提着藥和一桶加了鹽的礦泉水走了,越走越遠。我和哥哥朝他喊,爸爸加油,要堅強。

他回頭看了看我們,還是沒說話。

從醫院開車返回的路上,我很恍惚,哥哥多次提醒我剎車。我們決定讓他把酒店退了,回我家住。媽媽走了,我們需要彼此。

回家後,我們把當天穿的衣服都丟了。又怕有人會撿去,就拿剪刀都剪爛了。媽媽確診那天晚上9點半,哥哥一個人去做了檢查。凌晨3點他開車回家,在停車場睡了一夜,他怕傳染嫂子和侄子。

媽媽走了,在武漢隔離病房去世…

媽媽親手爲我做的橄欖油,我想一直保存着。

我和哥哥說,我們住一起,我還可以給你做飯,我自己也能好好吃飯了,我們一定要堅強,不能倒下。

媽媽走了,在武漢隔離病房去世…

媽媽11月來我家,幫我收拾屋子,給我留了字條,讓我一個人仔細生活。

第二天我給哥哥燒飯,油桶裏沒油了。我翻找出一瓶媽媽之前給我的橄欖油。我一個人住,她時常來看我。今年11月,她給我買來很多調料,寫了一個字條,囑咐我過日子要精打細算。她還幫我扔了做蛋糕的過期的麪粉。

媽媽真的很漂亮,是院裏非常有名的大美女,朋友都羨慕我有這麼好看這麼愛我的媽媽。

我想一直保存着這瓶橄欖油,就去超市買其他油。在一個貨架上,我看到媽媽愛吃的酸辣粉,蹲下哭得不成人形。

23號晚上,媽媽發微信來,說她想吃手撕麪包和酸辣粉。我馬上出門去找,但超市關門了。我當時很崩潰,媽媽這麼虛弱,好不容易提出要吃一點東西,我卻不能滿足她。

我每天能做的只是不停打市長熱線,反映媽媽的特殊情況。但不管我打多少次電話,他們都只會說會向上面反映了,儘快回覆。打了三天電話,沒有任何迴應。

媽媽去世後,我才知道,她說找到護工是騙我們的。她獨自隔離後,我們很擔心,四處在求助。有一次我給媽媽打電話,她在呻吟,喊傷口疼,央求護士幫她打開飯盒。護士語氣嚴厲。媽媽很善良,她反而一直在勸我,20多個病人就一個醫生一個護士,他們也遭受了很大的委屈和壓力。

以前不覺得媽媽在有什麼,但當我再也得不到了,感覺就像在黑暗的寒夜裏,突然被撤去裹身的棉被,暴露在無盡的暴風雪裏。

我拿回了媽媽的手機,消了毒,一直揣在兜裏,沒事就摸摸。我想着媽媽打電話的樣子,把手機放在臉邊一直蹭。手機屏幕滑溜溜的,媽媽的皮膚也是出了名的白淨細嫩。我好像在挨着媽媽的臉。

這兩天我經常偷偷聽媽媽之前發的語音。有次哥哥從背後走過,發現了,往我的後腦勺很用力拍了一下。但我知道,他自己晚上在偷偷哭。

媽媽去世的那天晚上,爸爸一直給我和哥哥發信息,告訴我們銀行卡密碼、手機密碼,以及買了什麼保險,亂七八糟的事情都交代得很仔細。有時候他突然想起來了,就發來一段很長的語音。我真是崩潰了。我特別怕爸爸自責。他們實在是太相愛了。

他們也很愛我,媽媽確診後,不讓再我靠近她的隔離病房。1月24日那天上午,我想給媽媽送手撕麪包和酸辣粉,嫂子情緒特別激動,她堅決不讓我去。她說自己已經有一些不適症狀了,如果隔離了,我得幫她照顧孩子。如果我們家五個大人都感染了,孩子怎麼辦?

最後我跟她說,我也燒到37度多。她一下就崩潰了,一直在哭。我開始給各個地方打電話,打聽政府對此有什麼幫扶措施。市長熱線好不容易打通了,他們說做了記錄,會向上反映,打給婦聯,只有一個值班人員,他也不清楚,紅十字會的電話打不進去,衛健委又說這事他沒有權利和權限。他們又都讓我打市長熱線。我們實在太慌了,連120和110都打了。一上午沒有一個電話是有用的。

嫂子從早到晚在家用84消毒水做清潔,還時時刻刻在家噴酒精,給侄兒弄吃的,一定要拿酒精噴手,手背都噴的過敏發紅了。

只有六歲的小侄兒什麼都不知道,他是正兒八經地過寒假,很開心。我嫂子以前對他管的很嚴,不怎麼允許他看電視。但這幾天他可以隨意看電視。如果孩子黏過來,嫂子就躲開,一直說你走遠點,走遠點。

我從小是被寵大的。這是我第一次感覺到這個家庭需要我來支撐了。我覺得我就是最後一道防線,我要保護我嫂子和侄兒。如果我倒了的話,我嫂子和侄兒就得站出來了,我不想讓他們面對這些東西。嫂子實在很瘦弱。

在跟他們說話時,我會故意裝作輕鬆,或者告訴他們一些好信息,比如武漢又來了什麼專家,又治好了多少人。但掛完電話,我常常一個人在家裏哭到崩潰。

1月24日晚上,我把酸辣粉和麪包放到哥哥酒店樓下,他給媽媽送去了。我又開車去漢口買免疫球蛋白。市面上一瓶已經漲到了八百元。

時間很趕。我開得飛快,趕在鎖江前奔回家。回來路上,我給哥哥打電話,問他在哪兒。我們倆竟然就在一座高架橋的上面和下面。看了表,正好零點。我才意識到,鼠年來了。

武漢一點也沒有過年的氣氛。

我向哥哥說新年快樂。我看看車後座,很開心。我想我們也算了過了一個不錯的年,爸爸要用的那麼難買的藥,我買了很多很多,媽媽也說她有護工了。

我想我們一家馬上就要團圓了。

文章來源: 鳳凰網

敬請注意: 新聞取自各大媒體,其內容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武漢肺炎 相關新聞:

MIT 學者利用 AI 發現超強抗生素,成果登《Cell》雜誌封面
MIT 學者利用 AI 發現超強抗生 ...
閱讀全文
三位華裔青年被趕下地鐵,比利時“圍觀羣衆”這樣反應(圖/視頻)
三位華裔青年被趕下地鐵,比利時“圍觀 ...
閱讀全文
大陸導演常凱1家4口染新冠肺炎接連離世 遺言瘋傳絕望無床位
大陸導演常凱 1家4口染新冠肺炎接連 ...
閱讀全文
武漢小區90人發燒、30確診 揪出1女向門把吐口水
武漢小區90人發燒、30確診 揪出1 ...
閱讀全文
自製口罩有防護效果嗎?哪種消毒口罩的方法最靠譜?專家一次說清楚
自製口罩有防護效果嗎?口罩循環再用 ...
閱讀全文
日本遊輪「鑽石公主號」10人確診武漢肺炎 船上3711人被隔離
日本遊輪「鑽石公主號」10人確診武漢 ...
閱讀全文
《武漢肺炎》世界夢號郵輪曾載3確診病患 停高雄港3千人禁下船
《武漢肺炎》世界夢號郵輪曾載3確診病 ...
閱讀全文
首例臨床患者17小時從重症到恢復 瑞德西韋 真是新冠肺炎神藥?
首例臨床患者17小時從重症到恢復 瑞 ...
閱讀全文
女主播采访钟南山 搔首弄姿遭群嘲怒斥:你笑啥呢【武漢疫情】
女主持採訪鍾南山 搔首弄姿遭網友群嘲 ...
閱讀全文
國際頂級學術期刊《自然》發表新冠論文:武漢病毒所確認病毒進入細胞路徑
國際頂級學術期刊《自然》發表新冠論文 ...
閱讀全文
大陸男主播「鏡頭前突然狂咳」!新聞播一半講不出話…女主播緊急助援
大陸男主播「鏡頭前突然狂咳」!新聞播 ...
閱讀全文
病毒在飛機上的傳播概率多大?一張示意圖帶你看清
新冠狀病毒在飛機上的傳播概率多大?一 ...
閱讀全文
學者研究發現:瑞得西韋和磷酸氯喹能在體外有效抑制新冠病毒
學者研究發現:瑞得西韋和磷酸氯喹能在 ...
閱讀全文
李蘭娟院士團隊重大成果:阿比朵爾、達蘆那韋能抑制冠狀病毒
李蘭娟院士團隊重大成果:阿比朵爾、達 ...
閱讀全文
武漢肺炎新冠病毒“特效药”瑞德西韦,浙大教授:别随便用
武漢肺炎新冠病毒“特效藥”瑞德西韋, ...
閱讀全文
部分抗艾滋藥治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有效果?上海公衛中心解析其原理
部分抗艾滋藥治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有效果 ...
閱讀全文
又抓住一個吃蝙蝠的明星!吃完還滿臉享受稱味道很香!
又抓住一個吃蝙蝠的明星! 1月31日 ...
閱讀全文
馬雲首次談疫情提三呼籲
馬雲首次談疫情提三呼籲 來勢兇猛的新 ...
閱讀全文
全球看武漢|預防糞口傳播,重提U型聚水器:香港防疫經驗
全球看武漢|預防糞口傳播,重提U型聚 ...
閱讀全文
號稱世界頭號“毒王”的蝙蝠,究竟有多毒?
號稱世界頭號“毒王”的蝙蝠,究竟有多 ...
閱讀全文
她最早判斷出疫情並上報:這次把一生的眼淚流光了
她最早判斷出疫情並上報: 這次把一生 ...
閱讀全文
上海藥物所回應:雙黃連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狀病毒:準確無誤
上海藥物所回應:雙黃連口服液可抑制新 ...
閱讀全文
美國宣佈進入緊急狀態! 這些外國人不能入境
美國宣佈進入緊急狀態! 這些外國人不 ...
閱讀全文
新英格蘭醫學雜誌詳述美首例新冠:第9日肺炎,瑞德西韋有效
新英格蘭醫學雜誌詳述美首例新冠:第9 ...
閱讀全文
感染者糞便裡查出新型冠狀病毒,代表什麼?大家該怎麼預防?
 感染者糞便裡查出新型冠狀病毒,代表 ...
閱讀全文
確診人數激增!新型冠狀病毒新藥開發難度巨大
確診人數激增!新型冠狀病毒新藥開發難 ...
閱讀全文
比爾·蓋茨早就警告過冠狀病毒危機,今為中國捐500萬美元
比爾·蓋茨早就警告過冠狀病毒危機,今 ...
閱讀全文
新冠病毒出現多例“兩陰後變陽”病例,專家稱臨床不應輕易排除
新冠狀病毒出現多例“兩陰後變陽”病例 ...
閱讀全文
驚!陸醫院確診患者糞便中 發現…「活的武漢肺炎病毒」
驚!陸醫院確診患者糞便中 發現…「活 ...
閱讀全文
媽媽走了,在武漢隔離病房去世…
媽媽走了,在武漢隔離病房去世… 口述 ...
閱讀全文
武漢肺炎 痊癒患者 有再感染風險
武漢肺炎 痊癒患者 有再感染風險 中 ...
閱讀全文
大陸最新發現 雙黃連口服液可抑制武漢 ...
閱讀全文
"重症肺炎"患者的最後12天:至死不知自己患什麼病
"重症肺炎"患者的最後12天:至死不 ...
閱讀全文
武漢肺炎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9個事實 你一定要知道!
武漢肺炎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9個事實 ...
閱讀全文
確診病例破千:為何SARS用了4個月,武漢肺炎只用了25天? 
確診病例破千:為何SARS用了4個月 ...
閱讀全文
不僅2017年的電視劇“預言”了新型肺炎,2014年也有相似
不僅2017年的電視劇“預言”了新型 ...
閱讀全文
武漢新型肺炎| 3年前的電視劇神預言?編劇回應:一個電視劇而已
武漢新型肺炎| 3年前的電視劇神預言 ...
閱讀全文
武漢肺炎始發地華南海鮮市場的照片,觸目驚心!
武漢肺炎始發地華南海鮮市場的照片,觸 ...
閱讀全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